矩阵网格线在顾禾眼前消退,纷乱飞舞的像素格子全部像雪花般融解。
    车辆的轰鸣与其它混乱的声响传入耳朵,他下线了,睁开眼睛,透过越野车的挡风玻璃,只见这里是个拥挤不堪的小广场,前方有个明显的地面祭坛。
    潘多拉开着的越野车正急速地摇摆,几乎就撞中哪一片围堵上来的癫狂路人。
    旁边,妮妙开着的车与一众暴走摩托车也是险象环生。
    “开枪!”祭坛那边响起一声惊急疯狂的大叫,持枪的巫毒帮成员就要扣下扳机。
    妈耶,才刚下线就来这么一出!
    顾禾反应迅疾,右手爆窜出了一大束纤细的血肉触手,从车窗分散地飞去,把四方的那些枪眼堵住,用力地把枪管扭断,咔哒咔哒——
    圣水能量仅仅只剩下1%。
    但敌方的枪火终究是没能喷出来。
    一众巫毒帮成员纷纷惊着,疯鬼梅勒顿时想起了来自歌舞伎町的顶上战争。
    势头凶猛的顾禾,三程序者特级,十倍触手,大圣!
    过激防暴团都输了,还有老巴他们刚刚上线就平线……
    疯鬼梅勒眼见情况不好,开始想怎么逃回去大房子,趁叶斯格鲁暂时还存在……
    与此同时,顾禾感到之前在心网里就形成人格纠缠的几个人,相继下线来了。
    最先的是本身就是超速档的伊丽莎白,然后是千叶,再是酒井花青。
    容器程序的容量占用率,立时上升到了50%。
    “都来了吧。”顾禾要确认地问道。
    “到了。”伊丽莎白刚一落地,看见这片混乱景象的同时,有一种感觉,特别强烈的共誓感应,索菲娅!
    她又惊又奇,不知道这个情况意味着什么,就在脑海中快声道:“天使师兄,我感觉索菲娅就在这里,索菲娅阿米克,就在很近的位置!”
    千叶不清楚怎么回事,听着只感疑惑。
    酒井花青一怔,继而大感紧张,却是知道索菲娅早已被鱼塘绑了的,之前被妮妙转移,今天禾桑来大房子区好像也是要处理这事……
    “呃……”顾禾能共感到她们不同的情绪,自己也有紧张。
    当然近了,两辆越野车几乎是在并排,可是鹅怎么就能感觉到?誓约程序!?
    “回头再说,先破了这个仪式。”他只好避谈,但也真是这样,“心网那边不能等,我程序的生命能量也不多了!”
    上次越打越有,这次却暂时只消耗不增长,好像差着什么突破。
    圣杯程序还卡在初级95%。
    “我想有可能她也是仪式的中毒者。”伊丽莎白又说,“那用舞蹈战斗吧!”
    这时候,车内后排上的洛娜也睁开眼睛,淡绿的双眸眨了眨,就问:“什么情况?”
    “冲浪蠕虫在祭坛那里。”潘多拉开着车快声,“那个被绑着的就是。”
    越接近祭坛,疯人们越多,车队不得不停下来了。
    另一边,薇薇安也下线回来,妮妙顿时道:“你来开车,我去杀几个巫毒烂佬。”
    “你没戏,要用喜乐的方式结束仪式。”薇薇安叫住妹妹,“这活不适合行刑人。”
    “啊……”妮妙一声哀嚎,“我只是想搞一把,就那么难吗!”
    后车厢里的索菲娅继续默默地听着,已知道胜利的天秤倾向了哪边,她并不意外。
    潘也下线了吗,伊丽莎白呢,伊丽莎白……
    叶斯格鲁的力量正不断虚弱下去,众人离祭坛这么近才会没受到什么影响。
    “开跳,开炸!”疯鬼梅勒又再大叫,仪式不可能顺利完成了,转化攫取什么信息数据也不可能完成,现在要活命离开这里。
    祭坛上顿时鼓声大作,剩下的一小队领舞者纷纷跳动,要由仪式引发信息爆炸。
    从曼波街到布雷广场这里,满路满广场形似疯癫的人们,再度跳起僵硬怪异的舞。
    那道全息影像般的巨人身影,虽然虚弱,却还是从祭坛地面站起,身躯不断膨胀。
    “跳起来,跳起来!”埃莫尔叫喊着,“用舞蹈才能结束它。”
    超舞帮是个微型帮派,但成员们全是超凡者,又以领舞者为主,包括埃莫尔也是。
    他们已经跃下机车,在疯癫路人们张牙舞爪的包围中,启动程序跳了起来。
    而在心灵网络,里德站在城市街道,面对着叶斯格鲁的庞大身影,右手一举。
    领舞者职业系,q级程序:舞,舞,舞!
    领舞者以躯体为文本,以舞蹈动作为信息语言,对别人造成不同的精神影响,带动对方起舞,可以制造恐惧,也可以宣示喜乐。
    更是能参与各种仪式信息体的构建,舞蹈是祭祀仪式必不可少的一环。
    线上线下,里德、埃莫尔等人对着那头面目狰狞的巨怪,以身体舞蹈说出了话语:
    你不是叶斯格鲁!
    只是一个早已被祛魅、被改变、被异化、被打败了的堕落怪物。
    他们大房子区的这一代人,出了问题,那就是问题的集合体。
    “打死这些混帐!”疯鬼梅勒使动着祭坛周围其他的巫毒打手,就算枪支都被扳断,可还有刀、还有锤子等武器,还能开车冲撞过去。
    “你们喜乐跳舞,我去干他们。”洛娜话声未落,就打开车门下了车。
    她右手装上外骨骼义体,手上拿着一把微微弯曲的武士刀,一下蹬地跃向祭坛。
    “我也要去干!”那边,妮妙也跳下了车,与洛娜一起冲击而去。
    “师兄?”与此同时,伊丽莎白在脑海中急问,“那我们?”
    “交给你们了啊,我不会跳。”顾禾支唔,实在是成长过程中没有这玩意,“而且我们不是领舞者,跳不跳没那么重要吧……我能量又用光了……”
    怎么这样?伊丽莎白共感着他的心情,虽然不知道缘由,却真有点不明白。
    懂不懂跳舞只是技法,能不能跳舞才是关键。
    她以前的舞蹈老师梅洛迪贝拉告诉过她,这个世界上有着不能跳舞的人。
    他们的情感被深深地压制住,看到别人跳舞、看到自己跳舞就觉得尴尬,特别是自己,特别是不能当众跳,更不能当街那么做。
    因为文化、经历等很多方面的原因。
    他们不敢表达自我,他们无法表达自我,他们被自我禁锢。
    上次在丽彩舞池,伊丽莎白就知道天使不会跳舞,那没有关系,但现在……
    怎么他就像是一个不能跳舞的人?
    “师兄,跳得好不好真的是其次。”伊丽莎白再次说,“舞蹈在于情感的表达。”
    “他需要找回那样的能力。”千叶搭了句,“像个孩子那样舞。”
    复苏会部落几乎每天晚上都有篝火晚会,那时候顾禾就不怎么参与歌舞。
    也是在那些时候,千叶觉得顾禾这一点像是以前的她,真实的情感被禁制,当他站在地上,双脚是被大地禁锢,失去了飞翔起舞的能力。
    “禾桑他……”酒井花青想给禾桑辩护一下,“他可能今天脚拐了……”
    “你们别说了,快跳啊!”顾禾急道,把主人格位置交给酒井小姐,“升变皇后吧,注意不要暴露,一次最多展现一个程序,其它只能秘密用。”
    “那就展示面具吧?”千叶说道,“芒博拉巴斯的面具,打造好了。”
    祭坛那边,叶斯格鲁的巨大身影还在膨胀,已经就在爆炸的边缘。
    巫毒帮和超舞帮的两伙领舞者作着争夺,埃莫尔他们跳的也是机械而僵硬的舞,却充满节奏,有着流畅的美感,每块肌肉都精确地摆动。
    洛娜、妮妙,还有黑豹帮众人,都在对付着那些多数是普通人的巫毒打手。
    “你们不是要这个三百万小子吗?”疯鬼梅勒揪着冲浪蠕虫,用一把锋利的小刀对着他的爆炸头脑袋,“小心这家伙的小命了!”
    越来越多的怪舞身影涌入布雷广场,把破落的流浪汉帐篷都踩成地面的烂布。
    仪式正在收束,力量因此增强,这场舞蹈的激斗事实上是精神情绪信息的比拼。
    而目前的喜乐还不足以扭转叶斯格鲁和中毒人们的歇斯底里。
    冲浪蠕虫看得着急,也想要加入舞团,但不只是被注射了神经麻痹毒液,浑身也被铁链绑着,使不出超凡程序和多少力气。
    他不在意疯鬼梅勒在放什么狠话,扯什么淡。
    像疯鬼梅勒、像疯鬼老巴这种巫毒街狗,水平很次,想什么、做什么、说什么都次,跟歌舞伎町那边的肯定没得比。
    他在意的是这场仪式怎么结束,如果再这样下去,叶斯格鲁引发信息爆炸,降了构建仪式的巫毒超凡者,线上线下的其他超凡者都不会好受。
    而被连接着的这些中了毒的普通人,更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大脑损伤。
    只是,那些在广场上宣示着喜乐信息的领舞者,跳得还不够!
    他们缺乏一个真正的领舞者,可以使他们把浑身的劲儿释放出来……
    突然间,嘭的一声,那辆重装越野车,又有一道车门被推开了。
    一道高大的身影走下车子,身穿多彩夹克、牛仔裤,戴着一副墨镜,微微卷曲的黑发,漫游般的步姿,而那张脸庞……
    “什么!”冲浪蠕虫一瞪眼睛,挟持着他的疯鬼梅勒却也是张口一愣。
    巫毒帮领舞者们,超舞帮的莫埃尔他们,还有其他乱舞、混战着的众人都怔了怔。
    芒博拉巴斯,那个人,芒博拉巴斯。
    所有人只见那身影突然一个跳步,同时一举左手、一甩右手,身体开始舞动。
    就在成群面容可怖的行尸走肉之间,摆手、踢脚、滑步,潇洒自如地游走于其中。
    不是超凡程序,却一样可以舞,舞,舞!
    “哈哈哈,芒博拉巴斯!”冲浪蠕虫激动地大叫出来。
    莫埃尔他们也在欢呼,那道身影的出现仿佛带来了无穷的力量,他们心中第一次看到芒博舞时的激动与震撼都被唤醒,身体顿时爆发出比刚才要多十倍的劲儿。
    他们跳出来的喜乐信息,正在改写着这场仪式。
    而在心灵网络里面,里德感受到这种变化,受这股情绪的感染,也越跳越劲。
    不管线上线下,叶斯格鲁的巨大身影都正在变得不同,它身上的铁链正在融解,空洞的目眶里渐渐地有了神采。
    正如那些行尸走肉般的舞动人们,也在恢复神采,比平时更有活力的神采。
    “千叶小姐,这段交给你了!”之前首先跳的是伊丽莎白,这时她一声呼喊。
    千叶接过对身体的控制,双脚跃了跃,无缝连接地继续跳动,化为一千片飞舞的叶子,脱离大地的禁锢。
    “花青,该你了!”千叶跳了一段,也一声笑呼。
    “哦啊!”酒井花青连忙地接过舞步,虽然紧张却有学过歌舞伎的,有些舞蹈基础,而且开着皇后模式,禾桑这个身体的条件又非常好。
    她只是稍微慌了慌,就也跳得自然,之后再交给伊丽莎白。
    千叶,酒井花青,伊丽莎白,此刻都是芒博拉巴斯。
    芒博拉巴斯,正在领舞全场。
    疯鬼梅勒正有点愣,突然就有一股疾风冲过,有刺青的头皮已被一些血丝线侵入。
    洛娜以豹子兽灵连跃带冲进了祭坛,头上桂冠发着微光,右手义体释出血丝线,神经入侵,信息乱流,一个照面就让疯鬼梅勒当机,她一脚踹飞了这巫毒货。
    她再一手抓住激动叫嚷着的冲浪蠕虫的肩膀,“走吧,我来拿你保管着的东西。”
    三程序者初级,黄金程序,就是好使。
    “我保管的东西……”冲浪蠕虫神情顿时有点变了,“你们还真为这个来的啊。”
    “大禾好帅!”那边,妮妙高呼着也冲进祭坛,与黑豹帮众人一起占据这里。
    “肯定不是那个二货在跳。”洛娜还有工夫搭话,“肯定不是他。”
    随着叶斯格鲁被不断改写,巫毒帮人员正在溃败,在广场上剩下的超凡者和普通人帮众都不管那么多了,都开始争相逃命。
    街狗有很多种,而这些喜欢戴大金链子的是没有荣誉的那种。
    “天使师兄,洛娜在小瞧你呢。”伊丽莎白听到了洛娜的话声,“该你来了,如果你怕跳得不好,就跟别人说是我跳的!”
    她在又几下舞动后,把躯壳交回给一直闪缩旁观的天使师兄。
    或许舞蹈的热情真可以传染,顾禾深吸一口气,跳就跳吧,跳就跳吧!
    还是在拥挤的人群之中,他抬手挥动,双脚摆动,随意地顶胯,随意地扭动。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能跳,能这么跳!
    但是妈的,原来这么跳着,这么当众地跳着,还挺有意思的。
    突然间,顾禾注意到,刚才几乎空了的圣水能量暴涨到了25%。
    【圣杯程序:初级99%,↑4%】
    “跳得不赖。”千叶笑赞起来,酒井花青也是惊喜欢欣:“禾桑,你好能扭啊!”
    “天使师兄你也能跳舞了。”伊丽莎白不由得欢笑,不只是他,周围这片破烂不堪的地方,有这么多人在跳着,交流着自己的喜乐。
    大家都不认识,但大家都在舞。
    她想起很多,想起了小时候与索菲娅一起学跳舞时的快乐,想起贝拉老师说过的:
    不管你住在哪里,你说着什么语言,当你挥动着身体起舞的时候,乐趣是一样的。
    舞蹈让我们自由,让我们拥抱。
    与此同时,在那边的一辆越野车的后车厢里。
    索菲娅望着那个被人们热情簇拥的“芒博拉巴斯”,那是潘吗……
    但好像,伊丽莎白也在那里,她好像能感到,能在某些时候看到伊丽莎白的姿态。
    “莉兹在这里,她就在这里……”不知道,索菲娅的眼眸骤然有点微微发热而湿润,舞蹈吗,一些儿时的学舞记忆涌上心头,“混蛋,混蛋……”
    在那个时候,索菲娅能感受到一种乐趣,一种快乐。
    她忽然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那种乐趣就似乎从她身体里永远消失了。
    只是现在,看着这些乱舞的街狗,看着那个芒博拉巴斯,为什么又在翻涌……
    嘟嘟!车辆的喇叭鸣声响起,潘多拉、薇薇安开动起了越野车,该走了!
    巨人身影的脸上露出笑容,真正的叶斯格鲁已经降临,仪式已经结束。
    冲浪蠕虫坐上了重装越野车的后排座上,洛娜坐到副驾,望着还在外边跳着不舍走的芒博拉巴斯,“那你们跳够了自己走哈。”
    她不担心真把那家伙丢了,那二货有触手的嘛。
    车队开始启动离去,芒博拉巴斯还在跳舞,被人们追逐着,突然奔跑了起来。
    他猛地一跳,跳上了前进的重装越野车的车顶上,在人们的呼喊追逐中,就在车顶上继续跳动,向着布雷广场的外面离去。

章节目录

这个牛郎太棒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机器人瓦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机器人瓦力并收藏这个牛郎太棒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