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宗看着倒在恪儿怀里那个柔柔弱弱的人,从来都以为她是后宫这些女人中间最省事的,也最是委曲求全的,只要能跟在他身边就心满意足。
    哪怕一直身为婕妤的份位,将清儿养在王府,她也很知足,不争不抢。
    在德妃和皇甫修仪身边都安插有奸细,想到四皇子状告章嬷嬷在德妃面前挑唆的事儿,如今看来,她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玄宗对上她那副玄玄欲泣的样子,不由得一阵厌烦。
    “收买别的妃嫔宫里的宫女嬷嬷,武充媛这是要做什么?”
    一句冰冷冷没有温度的武充媛,让她没来由心尖一颤,皇上从来都是喊她熙儿,如此直呼她的名号,是从来没有过的。
    “皇上,嫔妾冤枉!”
    武充媛宽袖下的手指狠狠抠向手心,她挣开扶住她的恪儿,跪在了玄宗脚下。
    然后愤怒的看向捆成粽子的芳儿:“本宫自问从来待你不薄,你究竟背着本宫干下了什么?为何你要拿着本宫给你的赏赐,去各宫收买人心?你做这些,又是受了谁的指使?”
    被捆成粽子的芳儿,面对咄咄逼人的武充媛,一时慌了神。
    “娘娘,奴婢这么做,都是为了娘娘啊!”
    芳儿紧咬下唇,眼泪喷涌而出:“娘娘数次怀上身孕,肚子里的孩子都没了,只有清皇子殿下养在王府才逃过一劫。”
    “娘娘心善,奴婢见不得这宫里的人欺负娘娘。”
    芳儿颤着身子以头触地:“娘娘对奴婢有救命之恩,奴婢就想着若是各宫都有眼线,不会让人害了娘娘。”
    “这才将娘娘给奴婢的赏赐,尽数拿去打点了!”
    听到芳儿这番话,豆大的泪珠从武充媛眼角滚落下来。
    她怒其不争,哽咽失声:“本宫何曾要你为我做什么?你怎的如此糊涂?”
    “娘娘是菩萨似的人儿,奴婢见不得娘娘委屈,虽万死,不足以报娘娘大恩……”
    说完,芳儿突然身子一歪,用力朝一旁的石阶撞去。
    等李丝絮回过神要扑向芳儿,已经晚了,芳儿倒地那一刻,鲜血迸了出来,死状可怖。
    这一幕发生得太快了!
    直到清皇子尖叫失声,以为胜券在握的淑妃才回过神来。
    贱人演得一出好戏!
    偏她身边的宫女太监着了魔似的忠心耿耿,竟为了保全她,甘愿一头撞死。
    淑妃不甘心的看向玄宗:“皇上?”
    “都将人给逼死了,淑妃还要如何?”
    看着倒地的宫女脑桨迸地,玄宗只感觉胃里一阵抽搐。
    后宫这些争来抢去的女人,让他太厌烦了!
    淑妃盛气凌人,看着柔弱却让宫女去送死的武充媛,也让他倒胃口。
    看一眼吓得钻进武充媛怀里的清皇子,玄宗冷声开口:“武充媛连宫女也管束不好,以后好好在含冰殿呆着,照顾好朕的皇儿。”
    玄宗甩袖而去,出完气的皇甫修仪忙拉着李丝絮追上去。
    本以为能一击必中,结果武充媛的宫女却忠心耿耿,甘愿以死谢罪,这样的结果,让淑妃很是惋惜。
    能让一直得盛宠的武充媛被禁足,让皇上对他的小表妹起了疑心,也算是收获不小了。
    她离开前,看着清皇子意味深长笑了笑:“妹妹费尽心思要将清皇子接回宫中养着,皇上这是全了妹妹一片慈母之心呢,以后妹妹就在含冰殿好好照顾皇子。”
    淑妃被一堆的宫女太监簇拥着离开,看着高公公的人将芳儿的尸首抬出去,在清扫石阶旁的血迹,武充媛一身发颤。
    “五皇子和太子走得近,皇甫修仪和淑妃是一伙的,今日若非芳儿忠心,撞死谢罪,本宫怕是要彻底栽在淑妃手上。”
    武充媛咬牙切齿:“皇上最讨厌钻营的妃嫔,喜欢的就是本宫的不争不抢,现在本宫像则天皇后一样在后宫经营,这是犯了他的忌讳。”
    “就算芳儿死了,皇上也已经对本宫起了疑心。”
    眼看着皇后和德妃先后被打入冷宫,后宫妃位空缺,她离妃位只差一步,却被淑妃打得措手不及。
    吃了这么大的亏,武充媛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在这后宫中,从来只有她算计别人,拿别人当她的棋子。
    更令她气得发颤的是,清儿刚回宫,淑妃这一手将她的皇儿吓得够呛。
    “本宫今日腹背受敌,被淑妃重重一击,绝不能就这么算了。”
    看着重重落下的宫门,想到即将被禁足,不知道何时才能得到玄宗赦免的机会,武允媛恨毒了淑妃。
    “一个身份卑贱的潞州歌女,还以为真能爬上枝头做凤凰不成?”
    她吩咐恪儿:“她当初得遇皇上,说得好听是铜鞮令张暐举荐,但咱们皇上在潞州时却没将她纳入府邸,可见这背后必有隐情,动用宫外的暗线,查清楚淑妃入宫前做下的事情。”
    “她一个卑贱的歌女能成为宠妃,膝下所出的皇子还贵为太子,她道行不浅,咱们动手前,要有让她死无葬身之地,绝无可能翻身的把柄。”
    武充媛眸子里隐现杀气:“本宫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定要让她坠入深渊,万劫不复……”
    被皇甫修仪拉着从含冰殿出来,李丝絮看着她的眼神在发光。
    她拿着鞭子打上门去,让淑妃和武充媛斗得风生水起,自己却能片叶不沾身全身而退,关键挑起是非的是她,最后在她父皇看来最没有心机的人也是她。
    李丝絮只感觉这次的宝押得对了!
    “公主这样看着嫔妾做什么?”
    皇甫修仪追着喊了几声皇上,玄宗却怒气冲冲离去,见李丝絮眼神发亮在看着她,皇甫修仪耸了耸肩。
    “无妨!你父皇这是伤心被她的小表妹骗了。”
    皇甫修仪语声调侃:“他柔柔弱弱的小表妹啊,一直让他护着当成心肝似的小表妹,竟一直在骗他,能不伤心吗?”
    “男儿有泪不轻掸,只是未到伤心时!”
    听到这幸灾乐祸的口气,李丝絮忍俊不禁:“娘娘今日这一招,让丝丝刮目相看,钦佩不已!”

章节目录

小公主又帮母妃争宠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鱼九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九玄并收藏小公主又帮母妃争宠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