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青山双手呈现抱拳,神情严肃,一躬到底!
    这一躬,极为标准和恭敬!
    “呃……”
    卫玄坤看到这一幕,刚刚还在训斥夏羽的声音,不由戛然而止!
    他一脸愤怒的表情,也在这一刻僵硬了!
    “云,云老,您,您这是在干什么?!”
    卫玄坤呆呆开口,他一时间,根本就没有看懂,眼前究竟是怎么情况!
    “我,我是不是看错了?”
    “云老刚刚在说什么,他说夏先生,请受云青山一拜,云老给夏羽躬身一拜?!”
    “这,这怎么可能,幻觉?开什么玩笑,一个苏城的上门女婿,刚转正的实习生,怎么可能受的了云老一拜,他干了什么?”
    “他在烧纸!他在给那个棺材烧纸,一个医生竟然给棺材烧纸,云老凭什么要拜他?”
    “云老不是刚刚把一号病人给逆天治好?云老不是刚刚完成,这场惊世赌战之中,第一个病人的治疗?”
    比赛现场,国内无数坐在看台上的观众,看着这一幕,更是一片难以置信,在一片震撼的死寂之后,现场一片轰动!
    网络之上,在短暂恐怖的沉默之后,无数字母,几乎刷爆了各大直播间!
    “你,你们不要问我啊,我也不知道!”
    “虽然我一直在关注夏羽,可是我也没有看懂,他究竟做什么,竟然让云老躬身一拜啊!”
    之前,一直关注夏羽的那个新人主播辛甘,看着自己直播间里炸裂一般的评论,她眼神之中,同样是一片呆滞!
    发生了什么?
    她也根本就不知道!
    “爷,爷爷,你为什么要拜夏羽,他,他不是在烧纸?”
    “是因为之前,他无意之间提醒了一句,帮您诊断出了一号病人的病因吗?”
    云清雪上前,不由一把扶住了刚刚倾尽全力,几乎透支身体治疗的云青山,她犹如冰山一般的眸子里,此时同样也爆发出了一片震撼。
    “对!”
    “大哥,如果是这样的话,似乎也不应该这么一拜吧?不过,如果因为这个一拜,也勉强能说得过去。”
    云家四爷也有些迟疑,他上前,原本狂喜的脸上,也是一片愕然。
    “这个病人,诊断是夏先生诊断的,治疗也是夏先生治好的!”
    “这个病因,我们实际上,只是夏先生的助手!”
    云青山被扶起,他看着夏羽,眼神之中除了感激,也再度流露出了一抹震惊!
    “什么?!”
    “云老,你说这个病人是夏羽诊断和治疗的?”
    卫玄坤的手一抖,他手中的检查单,都飘落在了地上,眼珠子都差点没有瞪出来!
    他震撼,惊惑!
    他在这一刻已经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了!
    如果不是眼前站的是一代川南医学泰斗云青山,他甚至会感觉,眼前这个老人,是在胡说八道!
    夏羽干什么了?
    他最清楚!
    他可是在从进场之后,就和夏羽在一起。
    作为医学助手,如果不是卫玄坤和天本一道,几乎同时放弃了青铜棺材之中的这个病人,他们甚至是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的!
    在卫玄坤的印象里,夏羽除了中间随意说了一句一号病人很白的话,其他夏羽似乎根本就没有多说一句有用的话。
    “大哥,你是不是刚刚劳累过度了?”
    “咳咳咳!”
    “那个谁,夏羽,你把火盆弄远一点,呛着了,我大哥现在不能被这么浓的烟熏着!”
    “大哥,你先来这边歇会儿,那边烟雾太大。”
    云家四爷拉着云青山,就朝着一边走。
    他是亲眼看着和辅助云青山完成的七玄针针灸治疗之术,也是亲眼看着云清雪帮忙清创了脖颈的那个恐怖寄生虫。
    他比谁都清楚,这病应该是云青山治好的!
    “我误诊了。”
    “夏先生在一开始,就提醒过我了。只不过,我只领悟了夏先生的第一重意思,并未理解夏先生的第二重意思。”
    “一号病人的身体之中,不仅仅只有一条寄生虫。”
    “我们费尽心思,倾尽全力取出的脖颈的那条寄生虫,只是表面上的,暗中还有第二条,隐藏更深的寄生虫,那条寄生虫,是在病人的肺腑!”
    “夏先生一直都在说病人皮肤很白,体态也很完美,这其实是在提示,病人在发病前后的变化,病人在发病之前,并没有这么白和体态也没有这么好。
    脖颈上的寄生虫,分泌的有一种中医里,叫做素白的物质。
    这种物质,虽然有毒,但是却可以让人的皮肤,在无形之中变白一些。
    只不过,这个物质,极为罕见,在中医的记载之中,我也只是在汉朝时期,一个叫刘一针的奇医,编写的一部叫做《汉时杂症》的医疗书籍之中看到过。
    这本书籍之中,也明确提到了铁丝绿线寄生虫。
    只不过,这本书籍之中,只是对这种病记载的东西,一笔带过,并未深入记载。
    夏先生当时提示之后,我想起了这本书之中的记载,但是,却只想起来了绿丝寄生虫,这第一层意思!”
    云青山面对一众的惊惑和震撼,他快速开口!
    他看着夏羽,眼神之中的震撼和敬畏,也越来越浓厚!
    甚至,他整个人,在这一刻,都有些激动!
    “啊!”
    “爷爷,您会不会误解了,他,他整个人是有些好色……不是,是有点……”
    云清雪几乎下意识的,又想起了东瀛大酒店之中的那一幕。
    “听我说完!”
    “刚刚,那只是夏先生说那一句话的第一重意思!!”
    “夏先生真正的意思,还有第二重,这第二重,真正的秘密,就是在病人的肺腑之处!”
    “夏先生说的白和体态,除了白之外,还有体态,这个病人瘦了!并且,瘦的位置,是小腹!
    不过,与病人之前资料之中的照片相比,病人除了瘦了,有一处还胖了,那就是胸!
    为什么一个昏迷的人,在小腹瘦了的同时,胸却变大了,你们考虑过这个问题吗?!”
    云青山说到此时,看着夏羽的眼神,越发震惊和敬畏!

章节目录

神医龙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塞上江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塞上江南并收藏神医龙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