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别吵!都别吵!”
    冯楠也激动了,连忙示意众人不要吵闹。
    她冲在最前面,示意手底下的人过来。
    一个经理模样的人赶紧跑过来,很明白事儿地拿出了手机,开始全程录像了。
    盖子一掀,四周鸦雀无声,短暂的吵闹之后,连那个王总都给人搀扶着过来了!
    他也想看个明白!
    此时再看那大锅里头,开水煮的一条鳝鱼,竟然没了!
    而且是,连骨头都没了!
    透明的汤锅略显出了一点茶叶色,锅底有杂物,都是粉末儿状,再看那水面上,一层一层的,全是油花儿!
    那油花儿呈现半月形,一个接一个,密密麻麻!
    “我的天,还真是尸骨无存啊!”
    众人惊叹不已,王小六儿更是冷哼一声,他借来筷子,往那锅子底下一戳,一挑,一层粘膜儿似的玩意儿就给他挑了起来!
    “这!这是?这什么玩意儿?”
    “诶呀,透明的!”
    “这就是化骨鳝的遗骸。”
    王小六儿举起来,示意众人看一下,“这鳝鱼,是我们亲自下锅的,而如今,尸骸也在,应当可以证明这鳝鱼确实存在吧。”
    “你,你搞的什么戏法儿?这不可能!”
    那张医生立即跳了起来,“肯定是你换了一条!这才不是刚才那条鱼!更不可能是什么什么鳝!”
    “那,这鱼汤,你敢喝一口不?”
    王小六儿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我说的,对还是不对,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这!这!”
    张医生一听这话,当时直冒汗。
    他也不缺心眼儿,哪敢呢!
    此时,冯楠也站了出来,他扭头儿,叫来厨师,“师傅,师傅!你过来!”
    一个胖头胖脑的厨子赶紧跑了过来,“老板!”
    “去,弄一只鸭子过来。”
    “鸭子?”
    “嗯。”
    厨子会意,“诶,马上!”
    他到后面,没一会儿,就掐了一只鸭子过来。
    王小六儿当着众人的面儿,用白米饭,浇上了肉汤,递给了鸭子。
    鸭子一看白米饭,立即高兴起来,唰唰几下大口狂戳,却没想,前后也就几秒钟的时间,那鸭子,一下就翻了,口吐白沫儿两脚乱蹬,没几下就没动静儿了。
    众人看了,无不骇然失色。
    “我的妈呀!还真是有毒!还是有毒!”
    此时再看众人,一个个不住地看向王小六儿,眼神里,已经满是敬畏!”
    尤其是冯楠!
    冯楠抱着肩膀站在一边,长舒了一口气,偷眼再看王小六儿的时候,那眼神儿里,已经隐隐地透出几分崇拜之色!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路啊!
    端地是好手段!
    再看王小六儿,双手揣兜儿,缓缓地眨了下眼睛,看向一边的警察叔叔,“警察叔叔,现在,情况算是明了了吧?”
    那警察也没见过这种情况,当时看得一愣一愣的。
    “嗯,明白了。”
    他点点头,似乎有些犹豫,“不过,当着大家的面儿,我说一下!现在看,这位王先生确实是中毒了,但是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事儿,比较难界定。因为,虽然现在大体知道了这位先生中毒的原因,但,这事儿,到底是有意为之,还是普通的食物中毒,还不好说。当然了,最主要的,要看王先生的态度。”
    警察看向王先生,“你们这边,要是决定追究,咱们就走程序。你们要是不想追究,赔偿啥的,你们自己商量。”
    “追究!干嘛不追究!就算他们不是故意的,也是从他们饭店中毒的!”
    妖艳货冲上来,很亢奋的模样,“这事儿没那么容易完!”
    冯楠低头沉默,不做声,王小六儿却打了个哈欠,也扭头看王先生,“王先生,容我说一句啊,你的毒,还没解呢!绿豆汤只能在短时间内防止过多的毒素进入你的体内,但,已经进入的,还得想别的办法排除。这个毒,很厉害的,要是耽搁了,就算你的命保住了,弄不好,下半辈子可能也得在轮椅上度过。”
    “诶,你这话什么意思?威胁我们?”
    女人一听,当时暴怒,指着王小六儿说,“你们搞出的事情,你们就得给我们治好!”
    “嗤。”
    王小六儿扑哧一笑,“你算干嘛的?第一,我不是这酒店的人,这件事儿,跟我没有半点关系,就算你们要走程序,也找不到我。第二,悬壶济世,是医者的本分,这不假,可有一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他明显是说了一个设问句儿,等了一下,转过身来,踱着步子淡淡地说,“天雨虽宽不润无根之草,佛法虽广,不渡无缘之人。莫说是你们,就算是这位警察同志,也没有资格强行要求我,救他一命。当然了,你们也不必求我,毕竟,像这位张医生说的,我一个学中医的,上不了台面,你可以让他再给你扎两针,至于,是死是活,那就不知道了。”
    “你!”
    张医生看出王小六儿故意是在点他,当时气得脸色一凝,咬牙切齿,“你小子,不要太嚣张!”
    王小六儿眨巴眨巴眼睛,忽地粲然一笑,“我就嚣张了,你又如何?来呀,咬我呀!”
    “嗤。”
    冯楠在一边儿被逗笑了,白了王小六儿一眼。
    她走上前,“王总,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确实是个意外!说实话,我们这儿,做这鳝鱼,做了好多年了,经手的鳝鱼无数,却不曾,见过这种东西!您看这样行不行,为表歉意,我们送您一张价值五万块钱的卡,另外,给你治病的这个费用,我们全数承担。如果您觉得不满意,有什么条件,您尽管说。”
    “我王某人,是差钱的人么?”
    王总深吸一口气,悠悠地看了一眼冯楠,“这次,实在是折腾得要死,险些,把命都丢了。幸好有这位小兄弟啊。”
    王总说着,看看王小六儿,又看看冯楠,“冯女士,这位小兄弟,是你什么人?”
    “我弟。”
    冯楠赶紧撩了一下耳边的头发,摆摆手,示意王小六儿过来。
    王小六儿还算配合,溜溜达达地,就过来了。
    “这位,是王总!大开发商,大地产商!”
    “哦,王总好。”
    “你好。”
    王总点点头,“算了,这件事儿,就这样吧!都认识这么多年了,你们也不是故意的!只要,他能治好的我的病,这个事儿,就到此为止吧!”
    “王总!这事儿可不能这么算了啊!”
    那张医生一下就不干了,噌地一下跳了出来,“这事儿弄成现在这样,怎么能就此了结?您可差点儿命都没了!”
    王总一听这话,气都不打一处来,他心说,老子特么花了那么多钱在你身上,可算用上一回,你还说老子没救了呢!你可别逼逼了!
    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他不好发作,狠狠地瞪了张医生一眼之后,几乎,是从牙缝儿里挤出一句话来,“张医生,你有把握,能治好我么?”
    张医生闻言一愣,紧跟着,低下头,面露羞赧之色,“我,我……”
    “你能么?”
    “这个病,我没见过,我确实……”
    “哼。”
    王总脸色铁青,讪讪一笑,“既如此,你就往后站站,少废话了!”
    此话一出,饭店的人一阵哄笑,再看张医生,老脸通红,往后退了退,不敢吱声儿了。
    “这位小哥。”
    王总看向王小六儿,“我这病,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一会儿,我去抓点汤药,喝几天,就没事儿了。”
    “当真?”
    “当真。”
    王小六儿抓抓脸,“不过,这都是祖传秘方儿,我这边,一般不给人用。除非……”
    王小六儿说着,看看冯楠,“除非,我姐说话。”
    “冯总……”
    那王总儿还挺明白事儿,苦苦一笑,看向冯楠。
    冯楠笑骂一声用胳膊肘推了王小六儿一下,“少废话了,赶紧的!”
    “好吧。”
    王小六儿做勉为其难状,撇撇嘴,抓药去了。
    这边冯楠好说歹说,当着警察叔叔的面儿,双方达成谅解了,等王小六儿拎着药回来,王总那边,跟王小六儿客套了几句就要走。
    王小六儿看看四周,见女人和那个张医生先上车了,微微躬身,对王总说,“对了,王先生,有一句话,可能不该我说。”
    王总一听这,微微皱眉,“您请讲。”
    “嗯……”
    王小六儿略微迟疑了一下,看看王总身边的小弟,似乎有些犹豫。
    王总很聪明,给小弟使了个眼色,那小弟一点头,就出去了,远远站着。
    “我也回避一下。”
    冯楠也赶紧走到一边,抱起了肩膀。
    王小六儿看没人在附近了,这次扶了一下王总的肩膀,小声说道,“您,有病。”
    “嗯?”
    王总闻言一怔,“什么意思?”
    “最近几天,是不是月半三更,下半身儿一直隐隐作痛?”
    “嗯?”
    王总顿时瞪大了眼睛,没做声。
    “一些不能描述的地方,是不是,出现了很多刺状凸起,一碰就疼?”
    “你,你怎么知道?”
    “这是病。”
    王小六儿微微俯身,“这不仅是病,而且还会传染,您得注意点儿的。”
    “那,这个病,好治么?”
    “不好治。”
    王小六儿摇摇头,“不过,您也不必过于担心,这个病,不致命,就是看着恶心,而且……”
    王小六儿挑起一边的眉毛,露出一个很暧昧的表情,“这个病,不止您身上有,张医生身上,也有。”
    王总脸色一变,瞪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
    “其实,也不只是你们俩都有,那个女的身上,也有。”
    王小六儿淡淡一笑,“至于是谁传染谁的,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说一句不该说的,您最近,还是小心点儿吧。”
    王小六儿拍拍王总的肩膀,给了一个“你懂的”的表情,“有什么事儿,联系我这位好姐姐就行。”
    “谢了。”
    王总沉吟半晌,点点头,被人推着新找来的轮椅推走了。
    此时,那个女人抱着肩膀站在外面,挺远的地方。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真是晦气!”
    那张医生就站在她的身边,看着王小六儿和冯楠,咬牙切齿。
    女人没说话,转身要走。
    那医生连忙追了两步,“诶,你说句话啊!”
    “啪!”
    话还没说完呢,女人直接甩了他一个大嘴巴子,当时把男的打得眼冒金星儿。
    男人懵了,没敢做声儿。
    女人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没用的东西!”
    话说完,她快走几步,赶紧上车了。
    “你打他干嘛?”
    王总瞅瞅她。
    “一年拿咱们那么多钱,到头来,啥用没有!我打他一嘴巴子还过分么?”
    女人说完,假装叹息一声,“真是晦气!”
    王总没说话,闭上眼睛,做了个深呼吸。
    此时,女人开始上下寻找了,“诶,那包药呢?”
    “先拿回家了!”
    “跟你说怎么用了么?”
    “啊,我交给小刘儿做了。”
    “诶呀,这种事儿,还能经外人的手?我不放心!”
    “没事儿,你多心了。”
    王总跟外面摆摆手,车子启动,一会儿就没影儿了。
    此时,冯楠也抱着肩膀走了过来,看警察也撤了,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诶,你刚才,跟王总说什么来着?”
    “啊,说说那个女的。”
    “那女的怎么了?”
    “那女的,有病。”
    “嗯?”
    冯楠一愣,眨巴眨巴眼睛,“有病?啥病?”
    “我不说,怪恶心的。”
    他撇撇嘴,转身要走,冯楠赶紧跟了两步,更好奇了,“这有啥不能说的!说说啊!”
    “有病就是有病,有啥好说的,而且关键也不在这儿。”
    “那关键在哪儿?”
    “关键在于,那个女的,跟那个什么医生。”
    “他们咋了?”
    “她俩,有事儿。”
    “那你咋知道呢?”
    “三个人,得了同一种病,不奇怪么?”
    “……”
    冯楠一下就明白过来了,搓搓胳膊,“真的假的?这,你咋知道呢?”
    “这不废话么,我是干啥的。”
    王小六儿说完了,还得意上了,大摇大摆地上了冯楠的车。
    冯楠交代了那边几句,也赶紧上车了。
    “砰”地一下,车门关上,冯楠手握方向盘,忍不住轻轻地,在王小六儿的大腿上摩挲了一下,“今天,可真谢谢你了!老实说,要是没你在,我真不知道应该如何收场!”
    王小六儿扑哧一笑,“净扯没用的!”
    “也是!光用嘴说,显得可没诚意了哈!”
    “那可不咋的!”
    “要不这样吧。”
    冯楠小手儿一捏,凑到了王小六身侧,小声说,“今天晚上,就别走了,去我那儿!姐姐我,好好犒劳犒劳你!”

章节目录

憋宝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黎照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黎照临并收藏憋宝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