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胡八一和牧民都向尉迟真金跑过去的时候,已经跑出老远的知青们,见身后的牛群停下,也是松了一口气。他们从没体验过死亡距离自己这么近,当停下来时,直接瘫软在地,有的女生和胆小的男生更是哭了起来。
    缓了一会后,他们也不好愣在原地,便三五一群,互相安慰搀扶的着,往回走来。等到他们回来时,牧民们已经将牛群驱赶出一段距离,这会正围着尉迟真金纷纷表示感谢,并送上了赞美。
    对于刚才那一顺的恍惚,他们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现实中当尉迟真金呼麦响起后,牛群就停了下来,这却是不争的实质,所以他们这会不仅是感谢,内心更把尉迟真金奉为天人了。
    一旁的胡八一和胖子,对尉迟真金了解更多一些,尤其想到尉迟真金刚才没跑,便知道尉迟真金又救了他们一命。跑到尉迟真跟前就要将他抬起,但抬了两下没抬起来才讪讪停下。
    这会尉迟真金身边的众人,无论是胡八一还是牧民们,都把尉迟真金当成了英雄。因为这可不是单纯的安抚住了牛群,而是救了不少人命。刚才疯了的牛群要是停不下来,这几座蒙古包不仅没了,就是已经跑了的知青也跑不了。
    要是一旦出了这么大的事,那所有牧民都得摊责任,因此他们又怎能不感谢尉迟真金。
    ……
    不过就在牧民激动的感谢尉迟真金之时,却传来不和谐的声音。
    “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好端端的牧牛怎么会炸了群,这可是会闹出人命!”
    老倪被吓得尿了裤子之后,见牧民们不仅没关心他,反而都围上了尉迟真金,内心又羞又恼。也不知道是真把自己当成了领导,还是被昨天恭维习惯了,起来之后,跳着脚,脸红脖子粗的便大声吼了起来。
    听到老倪的吼声,尉迟真金等人还不以为意,但牧民们却变了脸色,尤其老羊皮听到怎么回事,更是一惊,然后连忙挤了出来,欲言又止的想要解释。
    “说,到底怎么回事,要是说不明白,我一定将这件事情上报。”老倪见自己震慑住了众人,也不管裤裆凉飕飕的,便一本正经的质问起来。不过听那发颤的声音,显然他现在依旧后怕不已。
    而老羊皮听到他这么说,却是身体一颤,支支吾吾的露出想说又不敢说的神情。胖子这人比较仗义,见老羊皮如此,又知道老倪这人根本不是大领导,便大大咧咧的上前表示牛群这不停下来了么,也没人受伤,连蒙古包都没踩坏,这事不就完了么,还问什么原因啊。
    不过老倪听胖子这么说,却是没有立即说话,反而撇了他一眼,沉吟几息后,这才缓缓说道:“完事?小同志说的轻巧,你看看死了多少只牛,你在数数炸群之后又跑了多少只,我来是写模范典型的,不是来写损失的。
    而且今天还差点交代到这里,如今这文章你让我怎么写。难道让我回去写,这个事就这么过去?还是写这个责任你来担?”
    老倪说话不急不缓,先是指了指被踩死的那些牛,然后又指了指牛群,但之后说的内容却是说的胖子哑口无言。
    听老倪这么说,胡八一和胖子也知道了事情不是那么简,不管老倪是不是故意拿架子,但他说的还是真是事实。而且问题终归得有起因和交代,所以众人不仅面面相视。
    这会众多知青也都回来了,听老倪在问原因,有几人也跟着起哄起来,表示必须严查,现在虽然没出人命,但刚才要是出了呢!甚至说完之后,还有人有意无意的向尉迟真金看去,要知道他们可都是被尉迟真金叫起来的。
    ……
    生死之间,害怕之后,他们说的话,虽然无可厚非,但却没想到说了之后的后果。要是一个处理不当,污蔑了人,那对当事人影响可就大了。胡八一丁思甜胖子三人明显想到了一些,有心阻拦,但有些知青却拿起了态度,说了些上纲上线的话,他们也就不好多了。
    一时之间,无知也好,无畏也好,有心也好,无心也好,人性之变尽皆展现。一旁的尉迟真金对此没有表示什么,只要不弄出命,他也不会插手太多,再者此行他可是跟着来凑热闹的,要是干预太多改变了一些事情,也就不好了。
    ……
    事情发展到现在,在老倪和几位知青的扇动下,事情本质好像已经有所改变,老羊皮虽然懂的不多,但也知道好像麻烦了。在想到刚才见到的一目,神情更显恐慌。而老倪和几位知青见到老羊皮神情恐慌,瞬间感觉不对,认为老羊皮有事瞒着着他们。
    其实这会别说是他们几个人了,就连胡八一丁思甜等人,甚至牧民见到老羊皮的样子,也知道不对了,明白老羊皮应该是知道什么,不由都上前问了起来。
    “是、是、是龙,是百眼窟的龙、龙出来了。”老羊皮见众人都问自己,神情更显害怕,但最后还是咬着牙,结结巴巴的说了出来。
    “龙……”
    “什么龙?”
    “百眼窟!”
    听到老羊皮这么说,众人反应不一,有人惊呼,有人怀疑,牧民听到百眼窟神情更是一怕。
    “什么龙不龙的?少在这宣传封建迷信思想,你这是四旧懂不懂?”
    “对,这位小同志说的对,不要推卸责任,更不要宣传封建思想,你要实事求的说,不然我让我怎么写?难道把四旧写上去!”
    在众人惊呼之后,其中一个男知青明显不信,反而来了精神,一脸嚣张的呵斥老羊皮起来,但脸上的泪眼,却明显表示他之前被吓哭过。
    听到男知青这么说,老倪也像是把握住机会了一样,也跟着说了起来,那样子就好像是老羊皮让牧牛炸了群一样。
    “咱们不是找炸群的原因么,又何必吓唬老牧民,你们昨天可还吃了人家的羊呢。”听到他们这么说,又见老羊皮明显浑身一颤,胡八一心中不忍,他相信肯定不是弄炸了牛群的,所以这会便站了出来,给老羊皮解围。

章节目录

诸天争道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木公雨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公雨山并收藏诸天争道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