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的景象,大出张白意外,这里居然是个炼丹房。
    房间中央挖了个又大又深的火塘,里面有些残火,上面安放着一个四足大铜鼎,大如巨锅。那书童的铺盖就在火塘边的地上,垫了点稻草,上下铺着厚被子。
    连个床也没有,看上去还挺可怜的。
    诸葛亮还炼丹的吗?历史上也好、小说上也好,谁也没提过这茬儿啊!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里,他是个炼丹师?
    神识在屋顶上方,可以看见铜鼎里药材不多,已经炼了多时,里面一片焦黑,看不出炼了些什么。
    “吱呀——”房门开了,那书童走了进来,嘴角骂骂咧咧的。他看了看塘火,把火稍微弄旺了点,又骂了两句,这才掀起被窝。然后蜷身一缩。书童的身形忽然间,莫名其妙地变小了好多,往被子里一钻就睡下了。
    张白瞳孔剧烈收缩,那小子动作有点快,他不明白自己看到了什么?那坨鼓起的被子,像一团面团似的,鼓鼓囊囊,随着喘气声一起一伏。
    看起来一切正常,然而不正常的,是他的大小尺寸,一个好好的孩子,怎么就突然收缩到只有随身包裹大小呢?
    事出反常必有妖!
    有一个办法,张白还从来没有尝试过。就是让自己的神识施展术法。他试了试自己最擅长的控制系术法,这个术法,在当年修炼进境卡在炼气期的时候,就是他唯一擅长的。
    一试之下,果然可行,虽然威力会减小一点,但此时用的是控制之术,威力不要紧。
    火塘里,火苗渐渐变小了,房间里越来越冷,那团被窝开始辗转反侧,可能因为冷,哆嗦着发起抖来。
    忽地,一个小脑袋钻出被窝,一看吓一跳,这根本不是人形,竟然是一只黄鼠狼的脑袋。
    “黄大仙啊!修为倒不怎么高。”
    张白赶紧让神识远离火塘,心里嘀咕着,这算怎么档子事儿?这既不是人,也不像凶兽,难道是妖怪?话说这个世界居然还有妖怪的设定?真是出乎意外。
    那黄鼠狼钻出了被窝,瞬间又变成了小孩模样。他嘴里骂着娘,又开始鼓捣火塘,还加柴加碳的,不多久塘火又旺了起来。
    张白这次没再跟黄鼠狼捣乱,只安静地等他睡下,又把神识转到隔壁。
    正房里,诸葛亮还是睡不着,黑暗中,听到他一声轻轻的叹气声。
    一副挺压抑的气氛,张白觉得这诸葛亮似乎满怀心事。但是一位堂堂丞相,诸葛孔明的身份,穿越者里都算佼佼者,能有什么心事呢?
    不如试试看月境之术吧!
    这样做有点冒险,就怕诸葛亮也是个修炼高手,或者血冥教的高级成员。万一偷袭不成,对方抵抗,引发争斗,自己用的毕竟是神识,威力和熟悉程度都不够,说不定会落败,甚至自己的行迹或者真身,都有可能被发现。
    不过,好不容易有机会潜入丞相府,见到了诸葛亮,他不甘心无功而返。
    再说他张白如果全力施威、用异界互怼的话,还没输过,自信心很足。
    “就怼一下,大不了不行就跑。”张白下了决心。
    ......
    巨大月球照耀下的末世魔都,倒塌的高楼顶部。这里是张白曾经和沐镜一起,约会过的地方,就是购物中心的顶楼电影院。
    这里的房顶早就没有了,不知道是因为大蘑菇的冲击波,还是高处常年的大风。
    惊慌失措的诸葛亮正在这里大呼小叫,满处乱跑,他彻底慌神了。
    好像...莫名其妙地又穿越了,而且来了个黑咕隆咚的地方,借着月色好,他能看到破败的电影屏幕,可翻动坐垫的座位整整齐齐地排列着,残留的出入口,门楣上熟悉的英文字母“exit”。
    认识啊!这不是电影院吗?我又回来了。他摸了一下身上和头上,身上穿的还是鹤氅,头上还有发髻。
    他跑到电影院的墙角处,那里的墙壁上,有一个漏风的缺口,他顾不上风大,眯着眼睛往外眺望。
    熟悉的江道,熟悉的街道。是魔都,又回来了。
    可是这魔都和几十年前很不一样,高楼都没了,夜里没灯光,哪里还有不夜城的影子。他四周看看,意识到头上没屋顶,魔都哪有这种电影院。
    这不是魔都,这是废墟。
    诸葛亮不禁悲从中来,猛地大哭起来。
    “妈——爸——!”
    哭了一会儿,忽然一只手,从背后拍了拍他的后背,把诸葛亮吓得差点摔倒在地,哭声也没了。
    拍他的自然是张白,他笑嘻嘻地站在身后。“诸葛丞相你好,又见面了。你不用哭,这里不是真的魔都。看来我们一样,你也是穿越来的吧?”
    诸葛亮立刻认出了张白,他神色非常紧张,似乎在拼命思考什么。
    “张公子啊...你这是何意?原来...你也会妖法。可这是什么地方?”诸葛亮闪烁其词地问道,似乎仍然不敢表明身份。
    “装,继续装!你背的一肚子好诗,全都是李白写的,你这是想把杜甫老爷至于何地啊?”张白一脸讪笑。
    “李白么...”诸葛亮觉得快要崩溃了。
    “哈哈哈!”张白大笑起来,“我是修仙者不假,可却不会什么妖法。这里像极了魔都你看不出来?我劝你还是明明白白地承认吧!咱们俩都一样,都是穿越来的。”
    诸葛亮尴尬一笑,小心翼翼问道:“你真的不是血冥教的人?”
    “你知道血冥教?”这句话可戳了张白神经,他想过这位猪哥亮可能是血冥教,但没想到才刚交谈了几句,便入了正题。“你自己呢?你自己是不是血冥教的?”
    诸葛亮惊疑不定地盯着张白,就好像想把他看穿似的。半天才答道:“小人不敢,小人既没有妖法也没有仙法,哪里有资格加入血冥法教。”
    “小人?”堂堂丞相自称小人是什么鬼?张白也审视了诸葛亮一番,看来这家伙肚子里藏着有很多事啊!
    “你没有修为?”
    “没有啊?你这话的意思,是修仙吗?”
    看来这诸葛亮,好像是真的没有任何修炼,那也好!张白不想绕来绕去废话了,直接加大了月境术的力度。
    “猪哥亮,给我如实道来!”

章节目录

大汉海贼空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二更一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二更一言并收藏大汉海贼空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