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发出请柬,在经历了段子而紧张的等待后,陆陆续续收到了回复。
    除了藩臬二司的长官,以及巡抚田景同因公务繁忙不能前来,所请官员有近七成表示要来。
    七成官员,这已经超过了赵延洵的预估,有五成到他就谢天谢地了。
    关于朝拜礼,自从到了王府,周承平就一直在筹备,需要的东西已全都备好。
    如果赵延洵高兴,他甚至可以马上举行。
    时间很快来到五月初一,雍王府内一片肃穆。
    站在镜子前,赵延洵正在冕服,一旁则是林全霍安二人侍奉。
    “今日这身穿戴,当真是繁琐至极!”赵延洵一副无奈表情。
    他这真的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天下不知有多少人,连维持基本生活都难。
    或许现代人穿越古达,总会自然而然的凡尔赛,何不食肉糜也很正常。
    穿戴完毕,赵延洵才在一众侍女太监陪同下,徐徐往前殿走了去。
    一会儿的朝拜礼,就将在前殿永安殿举行。
    所谓的朝拜礼,其实就是王府属官们,一同到正殿朝拜赵延洵。
    然而赵延洵再带着王府属官,一同前往奉祠所,祭祀大晋历代皇帝。
    虽然已经彩排过两次,但中间要说的词太多,在仪式开始前赵延洵还是要简单走一遍。
    来到永安殿,此刻王府属官悉已到场,见赵延洵到来纷纷行礼。
    赵延洵冕服繁琐,只抬手让众人免礼,然后在两位长史陪同下,徐徐往大殿内走了去。
    大殿之内很是空旷,两边区域是给陇右官员们留的,一会儿他们将在此处观礼。
    走上王位,赵延洵坐了上去,然后开始把流程简单走了一遍。
    可渐渐的,赵延洵就发觉不对劲儿了,怎么到现在一个地方官都没来。
    看了眼系统时间,现在已经是上午九点二十,离仪式正式开始只有十分钟了。
    “怎么还没来人?”赵延洵发问道。
    一旁侍候的林全连忙道:“王爷,奴婢这就出去看看!”
    按道理说,这些官员也该陆陆续续来了,但现在却是一个都没到。
    隐隐约约,赵延洵生起不好的预感,这些家伙不会放自己鸽子吧?
    “王爷,稍安勿躁,或许……他们是一起来!”关和泰打着哈哈,想要活跃气氛。
    赵延洵没有说话,目光始终盯着大殿外。
    太阳高升,不时传来虫鸟叫声,但大殿外的王府属官们,却没工夫享受这悠闲时光。
    再说林全,带着几名小太监走出王府大门,站在街头眺望了许久,却是一个官员的影子都没看见。
    林全深感不妙,指着两名小太监道:“你们两个,去另一头看看!”
    两名小太监离开后,林全继续盯着远处街头,他的心越来越焦急忐忑。
    要是这些当官儿都不来,林全简直无法想象,王爷会发多大的火气。
    到时候他们这些在身边伺候的人,可就苦咯!
    此刻在王府内,朝拜礼开始的吉时,已临近最后一刻。
    赵延洵脸色铁青,此刻他已经可以确定,那群王八蛋耍了他。
    看着王座上的赵延洵,关和泰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说话。
    砰砰砰……随着敲更声响起,朝拜礼已该开始。
    就在大殿内气氛凝重到极致时,只听赵延洵开口道:“还都愣着做什么?仪式开始!”
    “殿下……”关和泰面露担忧。
    见周承平也如此模样,赵延洵不由笑了起来,这个时候发笑显得很诡异。
    “你们是不是觉得,这些人不来……咱们这朝拜礼就没法开始?”
    却见赵延洵理了理冕旒,随即开口道:“他们不来,虽然可惜……但未尝不是好事!”
    “他们这是告诉咱们,和他们根本没有合作的可能,咱们不必再浪费时间了!”
    话虽然这么说,但官员们不来,对防备丧尸来说依然是大损失。
    赵延洵这样说,更多是为了说服自己,让自己不那么难堪。
    “开始吧!”赵延洵端坐王位,语气严肃道。
    “是……”应答之后,周承平转过身去,向大殿外喊道:“朝礼开始,入殿……”
    雍王府的朝拜礼,在缺少观众的情况下,有条不紊进行着。
    而在另一头的巡抚衙门内,大批官员聚集在此处,一个个都处于懵逼中。
    他们本要去雍王府,但全都在要到王府之前被拦下,然后就被请到了巡抚衙门。
    在这里待了大半个时辰,连茶水都喝了两盅,却一直连个解释都没有。
    雍王府的朝拜礼,他们都是答应了要去的,如今集体失信于人,这让官员们心里很不舒服。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际,却见成文光和何正阳走进了房间。
    虽然心中不爽,但一众官员还是都站了起来,纷纷向这两位上官行礼。
    “诸位,雍王府的朝拜礼已经结束,你们可以回去了!”成文光表情严肃。
    话音落下,现场变得极为安静。
    最终有人问道:“大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要将我等禁锢于此!”
    这话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一般来讲是必须要回答的,但成文光却没有回答。
    “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不能说,但你们可以自己去查!”
    这是成文光唯一的解释,在他说完之后,直接就转身离开了。
    见众人面含不怠,按察使何正阳便道:“把你们留下,都是为你们好!”
    何正阳也离开了,现场众官员面面相觑,最后便三三两两离开了。
    他们都是聪明人,知道必然事出有因,看成何二人讳莫如深的样子,显然是了不得的大事。
    众人猜得确实不错,朝廷上还真发生了大事。
    十名京官联名上奏,弹劾当朝太子品行不端,请求皇帝另立贤能。
    无论在什么时候,废立太子都是大事,更何况朝廷的国本之争已延续多年。
    追上成文光的步伐,何正阳低声问道:“老成,你说……这事儿是不是后宫那位暗中挑唆?”
    成文光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道:“不管是不是,总是有嫌疑的,朝廷上下的注意,必然会聚集到元阳来!”
    “所以,咱们得慎重了,得和雍王划清界限!”
    点了点头,对这一点,何正阳是没有疑问的。
    “如今朝廷之上风波再起,皇上态度难以揣测,太子殿下当真受苦了!”何正阳忍不住感慨。
    撇了这厮一眼,成文光沉声道:“行了……巡抚大人交代了,让你派人紧盯着雍王府,你可别怠慢了!”
    “放心!”

章节目录

末世从封王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飞花逐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花逐叶并收藏末世从封王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