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时间,朱达贵除了跑外卖外,还学习了一些关于医学、法律和玉石方面的知识。离开学校后,他才知道,知识真的可以改变命运。
    医学方面主要是关于脑部血管方面的,法律则涉及刑侦,玉石方面主要是赌石。
    因为关系到自己,学习起来特别专注。
    比如说,关于刑侦方面,他就知道,自己其实是有权知道案件是否侦查完毕,是否已经到了检察机关或法院。也有权知道犯罪嫌疑人是否被抓捕,采取的是拘留、逮捕还是取保候审措施。
    朱达贵问:“贺局长,犯罪嫌疑人抓到了没有?”
    “有一些抓到了。”
    “背后的主谋呢?”
    “还在取证,请相信我们,一定不会让你父亲失望。”
    “能告诉我主谋是谁吗?”
    “告诉你可以,但你得配合我们调查。”
    “绝对配合。”
    “我们需要你去赛田打探消息,引蛇出洞。”
    朱龙文是调查局的人,对调查局的手段很了解。几乎所有的线索,都在他那里掐断了。
    “谁是蛇?”
    “朱岭游,朱氏集团董事,朱家家主的竞争者之一。我们分析,朱贤死于家族纷争。”
    “什么时候去?”
    “再等几天吧,到时你与方婧雅一起去。”
    不把周文锋抓到,他们是不会离开枧头的。
    “好,我等消息。”
    朱达贵出去后,骑着电动车离开,但他没有走远,在一个监控死角停了下来。
    城市的监控再多,也不可能无死角。如果真的没死角,朱达贵要破坏几个摄像头也很容易,只需要把线弄松,他办完事后再恢复就是。
    黄志益等朱达贵走后,问:“贺局,朱达贵能行吗?”
    贺国平叮嘱道:“他现在就是条鲶鱼,让他回赛田,能把朱岭游这条鱼给逼出来。方婧雅与朱达贵一起回赛田,黄志益负责暗中保护。朱达贵是烈士之后,可不能再让他出事。”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如果朱岭游没有行动,很难找到他的把柄。一旦朱达贵回了赛田,只要他有动作,一定会露出马脚。
    方婧雅说:“光靠朱达贵也不行吧?”
    “你们动身之前,把朱伟斌和朱伟昌放回去,他们也是两条小鲶鱼。”
    黄志益点了点头:“枧头的任务,就只剩下抓捕周文锋了。小雅,你那边有线索吗?”
    朱贤死在朱龙文手里,按说可以结案。但朱龙文背后还有人,不把这个人挖出来,怎么对得起牺牲的朱贤?
    “他暗杀失败后就失踪了,我在全市启动了人脸识别,只要他露头马上就能发现。”
    贺国平摇了摇头:“周文锋是职业杀手,有很强的反侦察经验,靠人脸识别很难找到他。上次他不是与徐雪婷在一起吗?他们肯定还会有联系,从徐雪婷身上着手。”
    方婧雅说道:“徐雪婷也在监控中,一直表现得很正常。”
    朱达贵听到之后心里一动,他给徐雪婷发了条信息:“美女,宵夜吗?”
    过了一会,徐雪婷才回信息:“今天不行,改日吧。”
    看到这条信息,朱达贵脑海里突然出现一副不可描述的画面。
    回到八中冯晓雨家时,朱达贵发现,自己今天出来得太急,忘记要大门钥匙了。正当他准备换个地方休息时,有辆车子停到了门口,冯晓雨刚吃完宵夜回来。对一个胖子来说,吃,永远是最重要的。
    “怎么不进去?”
    “没大门钥匙?”
    冯晓雨一边开门,一边问:“你早上出去,现在才回来?”
    “在家里待着也没事,去跑几单还能赚钱。”
    “你出去一天能赚多少钱?而且没有上升空间,还是应该找份正经工作。”
    “我过几天去面试。”
    “哪家公司?”
    “建工集团。”
    “在枧头?”
    “外地。”
    “啊,那以后想见你就难了。明天我约了两个朋友逛步行街,你得来。”
    “我就不去了,还要跑单呢。”
    “财迷,你跑一天能赚几个钱?我补给你总行了吧?”
    如果冯晓雨知道朱达贵今天赚了多少钱,恐怕就不敢说这样的话了。不说到手的3880万,光是车上的两块原石,就能买下她家这里的一条街。
    “都有哪些人?”
    “真是小财迷,一听说我补钱,马上就改变了主意。我、谭华才还有向佳於。”
    “华子回来了?”
    谭华才跟他是一个宿舍的兄弟,就睡在他下铺,两人关系不错,毕业前去了外地实习。谭华才在学校时,就一直暗恋向佳於,他跟朱达贵说过,愿意当一条向佳於的忠实舔狗。
    “今天刚回来,求我约向佳於出来吃宵夜。咦,你搬两块石头回来干什么?”
    朱达贵随口说道:“给我妈压酸菜。”
    朱达贵到楼上一开门,黛如燕就醒来了。她打开房门,看到朱达贵问:“怎么才回来?饿吗?给你煮碗面吧。”
    “不饿。”
    黛如燕问:“拿两块石头回来干什么?”
    “这可是宝贝,我花两百块钱买的,你可别给扔了。”
    朱达贵把石头放到床底下,他可不敢告诉黛如燕,这是花120万买的。如果说是捡的,黛如燕也有可能会扔,但要是说花了钱的,她一定会收好。
    黛如燕不满地说:“两百块能买什么宝贝?又被人骗了,你拿来买件衣服不好吗?”
    一块破石头,能值几个钱?又不是奇形异石,吃不能吃,用不能用,当凳子屁股都受不了。
    第二天早上,朱达贵还在睡觉,冯晓雨就来喊他了。
    “快点起床,出发了。”
    朱达贵眯着眼睛问:“去哪?”
    “去步行街啊,昨晚说好的,你不会就忘了吧?”
    “你先去,我再睡会。”
    睡觉对朱达贵来说无比重要,就算不睡觉,他也有正事。
    “你再不起床,我就掀被子啦。”
    “你敢,我是裸睡的,还不出去?”
    朱达贵倒没有裸睡,但也只穿了条裤叉子。
    看到朱达贵没睡上衣,腿也露出来,冯晓雨明明不信,却不敢赌。
    她只好走出去,看到黛如燕在洗衣服:“阿姨,今天我和朱达贵一起去逛步行街,约了几个同学。”
    “可以,他马上去面试,你帮我给他买两套衣服,我给你拿钱。”
    “不用不用,我有钱呢。”
    得到黛如燕的许可和委托,冯晓雨神气活现:“朱达贵,赶紧出来,时间紧任务重,得走了。”

章节目录

我真的是一个外卖员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可大可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可大可小并收藏我真的是一个外卖员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