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赵青云崩溃了!
    所以他把知道的全部招了出来。
    青龙卫收获巨大。
    出了地牢,陈凡立即派了一群人,秘密潜入怡红楼,把王茜抓了。
    王茜被抓进了大牢后,青龙卫一番严刑毒打,把能用的招数都用上了,但她只是一直大喊冤枉,其他什么都不交代。
    打了一阵,把她打得浑身血淋淋的,连几个青龙卫都有些不忍心了。
    “陈公子,她还是不肯交代,还是说她是冤枉的!”一个青龙卫朝陈凡汇报。
    陈凡啪的一声合上扇子,咬牙切齿。
    此时,情况已经到了最为危险的时候。
    要是他们这边再无突破,那么,魏熊那边就会更加被动了,太守大人就会跳起来跟他拼命,而且,其他方面的情况,将更为不妙。
    “再打!给我狠狠地打!”陈凡眼神一冷,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是!”
    几个青龙卫领命而去,继续噼里啪啦地拷打。
    不一会儿,王茜头一歪,昏过去了。
    “陈公子......”
    几个青龙卫欲言又止,更加不忍心了。
    陈凡眯了眯眼睛:“难道我们真的弄错了,这个女的真的不是奸细?”
    犹豫了一下,他最后还是走出了地牢,来到了光明阁:“苏齐,那个王茜嘴太硬了,还是不肯招!”
    苏齐之前一直在看卷宗。
    听了陈凡的话,他并不意外。
    因为他已经从卷宗里看出一些可疑之处了,所以他平静地放下手中的卷宗,站了起来。
    他不慌不忙地来到了地牢,站在王茜身前,仔细打量着她,看了一会儿,他一言不发,转身离开了地牢。
    “苏齐?怎么回事?你怎么什么都不做就出来了?”陈凡不解地问。
    “她不是王茜?”
    “什么?她不是王茜?”陈凡和白灵大吃一惊。
    “是的,真正的王茜应该已经被她杀死了,她是假的。”苏齐笃定地点了点头。
    他也差一点就被人鸠占鹊巢了,所以,这个王茜被人替代,也就不足为奇了。
    之前他查看卷宗时,根据一些经常出入教坊司的客户的口供,发现了一个疑点,那些痴迷于王茜的客户,一旦进入了她的房间,好像很快就会睡过去,而且第二天一早醒来,都想不起自己昨晚到底干了什么事情,玩了一些什么娱乐活动,只觉得身心疲惫,好像人人都一夜七次郎了一般。
    此时王茜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羞羞地说老爷你昨晚好厉害啊把人家都折腾死了。
    那些客户一听这话,自然心中得意,哪儿还会想其他,就自然而然地以为自己手软脚软的现象,是昨夜太过雄霸的缘故。
    但人人都是这样,那就很可疑了。
    尤其是那些困难户都是如此!
    所以苏齐开始怀疑。
    刚才仔细观察了一番,再用小预言术感知了一番,心中就更加确定了。
    其他的不敢说,就这么一点小小的间谍手段,实话实说,还难不住他。
    反谍锄奸方面,他才是专家。
    听了苏齐的话,陈凡猛地抬起了头:“怪不得!原来他是假的!”
    他之前就对王茜万分不解。
    因为根据卷宗上的资料来看,王茜虽然是被逼进入教坊司的,但因为她天生丽质,所以到了里面后,娇生惯养,进出都有下人伺候,躺着就把大钱挣了,并不辛苦。
    而且她也非修行者,并没有吃过苦,这样的人,来到地牢,腿就应该软了的,但显然,现实并非如此。
    如果这个王茜是假的,那.....倒是一切就合情合理了。
    “苏齐,如果她是假的,那么,她没有任何修行也应该是假的了?”陈凡想了一会儿,忽的一下抬起了头。
    “是的!”苏齐点头。
    啪!
    陈凡把扇子打开,左一下右一下的摇了摇,片刻,啪的一声,他又合上了扇子,猛地转身看着苏齐,目光灼灼地道:“所以,不出意外,她今天晚上一定会越狱?”
    “那我们就将计就计!”白灵开口说道。
    三个年轻人相互看了一眼,都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这之后的行动就顺理成章了,大家又对王茜上了一通刑罚,但她依然守口如瓶,大家于是就做出了放弃之状。
    半夜时分,一直如一个弱女子一般的王茜,果然猛地挣开了枷锁,越狱而出。
    看到那个女子如鬼魅一般地飘出了南云卫的高墙,藏在暗处的陈凡,眯了眯眼睛。
    一切都如苏齐所料的一样。
    浓郁的夜色里,早已经等候多时的白灵,以及另外两个更加厉害的青龙卫,悄悄跟了上去。
    第二天,早上,刚刚醒来不久的苏齐,接到了任务。
    陈凡奉命带领一个青龙卫小组去一家名叫青云的客栈抓人,苏齐参与。
    陈凡把人叫到了一起,不过他没有忙着下令,而是问苏齐道:“苏齐,你什么意见?”
    “我们的人,分三个小组,第一小组,由弩法精湛的兄弟组成,他们先潜伏到青云客栈附近,占据这三个高点!”
    苏齐一边指着地图一边说。
    “一组抢占高点,居高临下,掌控全局,一旦发现可疑人员,立即警告,不听劝阻的,立即射杀!”
    苏齐指了指地图,继续说道:“二组和三组负责突击和抓人!二组从这个入口进入,三组从这里进入。”
    他一一说着。
    苏齐说完后,陈凡思考了一会儿,补充了两点,随后就把命令下达了下去。
    青龙卫饿虎一般扑进了青云客栈,一下把客栈团团包围了起来,很快,所有的人就都被集中了起来。
    鉴别杀手的流程就比较简单了,找到老板,问出最近几天有变动的人员的名单,然后把那些人抓了起来。
    这一行动自然把客栈里的客人弄得十分光火,不过大家对于青龙卫的行为,都是敢怒而不敢言。
    虽然青云客栈是南云郡最高档的客栈之一,里面住的都是非富即贵,但这些人对于青龙卫的行动也是无可奈何,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在心里腹诽。
    陈凡负责整个行动,苏齐则站在后面,安静地看着。
    不一会儿后,陈凡脸色难堪的来到了苏齐身旁,低声道:“麻烦了,有一个店小二找不到了!”
    “找不到?”苏齐一愣。
    “嗯,客栈老板说了三个近期新招的人,但直到现在,都才找到了两个!”
    “没找到的那一个,是什么人?”
    “说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子,瘦瘦的,看起来有些唯唯诺诺。”
    “瘦瘦的?看起来有些唯唯诺诺?”苏齐挑了挑眉,随后说道:“好,我知道了,我这就跟着你们找人!”
    如果放了那个家伙跑了,那他们这一次行动就不完美了,所以,必须把那个家伙找出来?
    苏齐环视一圈,目光一一地从大厅中的一众人员身上扫过。
    这些人他之前就扫了一眼,但没仔细看,只是大概地扫了一眼,此时,他的目光就像老鹰的眼神一样,锐利无比,犹如实质,一一地从每一个人身上扫过,凡是被他看到的人,都急忙低下了头,不敢与他对视。
    当然,也有例外。
    过得片刻,苏齐目光一凝,注意到了一个佝偻着腰的老头。
    老头的旁边,坐着一个气质儒雅的中年男子,那个男子看不出年岁,好像有五十多岁了,但又似乎才四十岁。
    苏齐径直朝那个老头走了过去。
    老头本来是佝偻着腰,低着头,沉默不语的,但苏齐一动,他似乎就感受到了苏齐的逼近,微微抬起了头,但幅度很小,只是把眼神朝上方看了出来。
    “这个人很可疑!”
    苏齐的心中,一下跳出了一个念头。
    “他很可能是假的,他的站位十分特别,如果不出意外,他应该逼迫那个中年男子配合他演戏!”
    他略略停顿了一下前进的脚步,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这才继续走了过去。
    “你是什么人?”苏齐来到那个老头身前三米的地方询问。
    他问的是那个老头,但眼神却看向了那个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的表现与老头完全不一样,他一脸平静,云淡风轻,大有一种泰山崩于前而气色不变的气势。
    “回禀大人,小人是老爷的随从!”那个老头说道。
    “是吗?”苏齐看着那个中年男子问。
    中年男子没有回答,只是笑。
    佝偻着腰的老头顿时急了,身体猛地向前一踏,一掌就朝苏齐拍来,竟然在刹那之间催动了化骨绵掌。
    化骨绵掌是一种阴毒的功法,一旦被打中,轻则重伤,重则残废乃至死亡。
    佝偻老者不出手时如同一个邻家大爷一般,但出手之时,却疾如风,猛如虎,狠如蛇,电闪之间,一掌就朝苏齐的胸口拍了过来。
    他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快得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所以那个中年男子的眼神,都忽的一凝,忍不住喝了一声:“小心!”
    其实不用对方提醒,苏齐也在刹那之间就感受到了,他的小预言术可不是吹出来的,真的非常厉害。
    电光火石的瞬间,他把身一转,九幽鬼步眨眼施展了出来,刹那,他的身体就像鬼魅一样,忽然从那个老者的身前消失!
    老者大惊,猛地厉喝一声,另外一只手一甩,刹那一掌横劈。
    这一掌不知是什么功法,只觉阴狠无比,掌风中竟然夹杂着丝丝冰冷寒意。
    苏齐见了,不敢大意,急忙一拳打出!
    “空明拳?”
    一直坐着不动的那个中年男子,眼睛猛的一下瞪大,看向苏齐的眼神又惊又异。
    就在这电光火石的瞬间,苏齐啪的一掌拍出,竟然也是化骨绵掌。
    刹那之后,就见那个佝偻老者砰的一下摔在了地上,片刻之后,鲜血从他嘴巴和鼻子里狂喷出来。
    “嘶——这化骨绵掌!”那个中年男子一下皱紧了眉头,整个人再也坐不住,一下站了起来。
    这个年轻的青龙卫到底什么来头,修炼的这些功法,怎么这么与众不同?
    他震惊了!

章节目录

开局签到造化金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上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上允并收藏开局签到造化金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