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归于平静。
    秋仁和那位噩梦之主貘再次面对面的坐了下来。
    还没等秋仁说话,貘突然将手刺入了自己的胸膛当中,简单的摸索了一阵后他从自己的胸膛里撕扯出了一枚东西。
    秋仁初看还以为是这位噩梦之主的心脏,但仔细一看发现是一枚淡蓝色的梦境种子。
    “这是你的…报酬。”貘的声音中带上了些许疲惫。
    从这枚梦境种子产出的方式来看,他应该是将类似于心头肉一类的东西,撕扯下来了一部份交给了秋仁作为奖励。
    “梦境种子。”
    秋仁接过了这枚散发着淡蓝色泽的梦境种子。
    入手之后余温尚未消散,秋仁能感觉到这枚梦境种子里蕴含着强大的力量。
    透明的种子表面往里面看的话,还能看见一些文明遗迹建筑的痕迹。
    这是一枚强度至少是b级的科幻倾向的梦境种子!
    梦境种子品质的鉴定其实并不难,最直观的鉴定方式就是从可以承载的空间大小来判断。
    每个人最初觉醒的梦境副本空间都只有十立方米,非常之小。
    小到了近乎不可能靠拿来拍电影的地步,做游戏就更别想了,除非做个跳绳模拟器啥的。
    想要扩张要么用造物点数来堆,要么靠买梦境种子来开辟新的空间。
    最低的e级梦境种子光是算面积的话,就能达到三百到一千平方米左右,评级越高的梦境种子扩张的越夸张。
    c级的梦境种子就能容纳下一整个常规城市大小的梦境构筑了。
    秋仁手里这枚容纳下自己所在的省份没啥问题,所以评级至少是b级。
    “秋仁先生…我希望你能…尽快强大起来。”
    貘送给秋仁的是一份礼物,但同样他也对秋仁寄予了厚望。
    “强大?”
    秋仁可不认为这是一个评价造梦师的词,或者说是拿来评价电影导演和游戏主创的词。
    “造梦师的世界并不…和平,秋仁先生。”
    貘很耐心的向秋仁科普着这个世界的阴暗面。
    “你是指的梦境副本入侵战?”秋仁也了解过这方面的事。
    那就是梦境副本之间是可以互相入侵的!
    这本不是秋仁这种穷学生会接触到的事情。
    偶尔会出现在那些上了院线的梦境副本电影中,还有公开商业运行的梦境副本游戏中。
    这种入侵战有的时候属于恶意的商业竞争,可有的时候就属于各国之间的军事冲突了。
    具体的入侵方法秋仁虽不知晓。
    可一个人拥有的所有梦境副本完全被入侵者摧毁掉的话,那个人也会因为精神崩溃而死。
    这也是国家大力培养造梦师,甚至将造梦师这一职业纳入高考可选科目之一的原因。
    因为在这个世界,电影和游戏所构成的梦境副本就代表了力量,毫不夸张的说是另一层面的国家力量比拼。
    所以各国会耗费大量的财力和物力从各个渠道折腾梦境种子,然后进行梦境电影的拍摄与游戏制作,这和军备竞赛没啥区别。
    真·文化之间的战争。
    “我似乎没理由被那些潜在的敌人盯上。”秋仁揣摩了一下手里的梦境种子说“但我也不喜欢没有自保之力的感觉。”
    “你所构筑的死亡大逃杀…还是属于你的,而且只属于你,秋仁先生。”
    貘说出了秋仁很有可能会被潜在威胁盯上的原因。
    “所以你因为梦境崩溃而死,我会…很苦恼。”
    原来我挂了,死亡大逃杀也会没了吗?
    秋仁倒是不担心会有人在现实里刺杀自己。
    因为梦境副本是可以传承的。
    多数造梦师在死之前,会将自己构筑的梦境副本传给下一代,亦或者是通过特殊手段重新变回梦境种子。
    想完全摧毁一个梦境副本,唯有通过入侵的手段将其彻底毁掉才行。
    秋仁的前辈,也就是死亡高塔的构筑者,应该是在逝世前将死亡高塔的所有权全部交给了这位噩梦之主貘。
    “所以我还会有后续的报酬?”秋仁问出了自己关心的部份。
    “当然会有,但按照规则这是我现在能给你的最好奖励…如果后续有更多的人类愿意参加您构筑的死亡大逃杀,我恢复得会更快一些,但现在我需要给外面的那些人类喘息的时间才能开始下一局。”
    这位噩梦之主的声音中也有一些抑制不住的疲惫。
    看来从他身体中剥离出一枚c级和b级的梦境种子,对他自身来说也是一种伤害。
    但貘依然愿意给这份奖赏,这似乎是一种规则,每一位噩梦之主都必须遵守的规则。
    也是噩梦净化的原理之一,虽貘也会从进入噩梦副本中的人类汲取情绪力量恢复自己,可他授予通关后人类的奖赏所受到的伤害更大。
    不过这也算s级噩梦副本净化进度缓慢的另一原因。
    吃鸡这个副本让貘的进食量变大了,但他必须要给出的奖励也变多了。
    秋仁记得一本记载过噩梦净化相关分析的书里提到过,对净化s级噩梦种子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收支平衡。
    即彻底净化掉s级噩梦种子是次要目标,主要目标还是s级噩梦种子出产的那些次一级的梦境种子。
    这也是梦境种子的主要来源。
    前提是控制住那枚s级噩梦种子暴走的风险。
    现在吃鸡这个副本让貘的产量变大了一些,可秋仁认为还有极大的上涨空间。
    “你还是小看了大逃杀所带来的成瘾性,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沉浸在里面的,我指的不单单是丰都监狱里的死刑犯,监狱的那些工作人员,甚至外来者都有可能主动参与进其中,成为绝地岛上的跳伞新兵。”
    秋仁说到这里还是先给这位噩梦之主提了个醒。
    “就是大逃杀的规则还是很好复刻的,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人做个和谐版本的和咱们抢人气。”
    秋仁现在完全可以将这位噩梦之主…当成死亡大逃杀的运营商。
    只是这位噩梦之主运营的版本死亡代价过于巨大。
    被子弹打中的痛感真实先不提,在大逃杀里被人干掉,现实里的身体和精神也会被重创。
    那怕最后吃鸡的奖励能够拿来买一套房,前两个鲜血淋漓的代价估计还是会让不少人望而却步。
    这时候有人做个和谐版的出来,那估计能聚拢不少人气。
    “我说过秋仁先生。”噩梦之主貘的十指交错,声音变得极为低沉像是压抑着什么“大逃杀是只属于你的,也只会属于你,我不会允许任何相似的梦境副本或者…噩梦副本出现!”
    您就是玩法警察?
    玩法规则这东西其实很难受到保护的。
    但这位噩梦之主似乎不这么认为,看貘这架势像谁敢做相似的梦境副本就打爆谁的狗头。
    他再怎么样也是一位s级噩梦的主人,秋仁相信这位噩梦之主有这能力。
    看来这世界的人只能在这个危险的噩梦中体验吃鸡的快感了,也不知道多少人愿意冒着生命的风险来恰这一口香香鸡。
    “最后希望大逃杀真如您所说的那样…会流行起来,秋仁先生。”
    貘也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音调,秋仁能从他的询问中听出一丝丝的寂寥。
    看来这位噩梦之主也想受欢迎。
    “肯定会的,在噩梦中死亡所带来的伤害被减小到一个可承受的范围的话,愿意进来争夺吃鸡桂冠的人会越来越多的。”秋仁说。
    貘再次轻点了一下头,他也意识到该送秋仁离开了。
    “秋仁先生你也该醒来了。”貘说。
    “等一下,你的报酬里有造物点数这个选择吗?”秋仁连忙问。
    造物点数对于梦境副本的构筑同样重要,秋仁真要用这枚b级梦境种子造个什么故事,需要消耗的造物点数是按十万计数的。
    而秋仁没记错的话,现在造物点数的兑换率是1:120,就是要花一百二十块才能买一点造物点数。
    秋仁可没那么多钱!
    “很遗憾我无法赠予你这些。”貘却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
    这位噩梦之主也没办法再给秋仁一枚梦境种子拿去换钱。
    好吧…看来造物点数要秋仁自己想办法了。
    “后续真如秋仁先生你所说的那样,死亡大逃杀会流行起来的话,我能授予你更多的报酬,但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奢望,让人类喜欢上死亡和疼痛非常的…困难,但秋仁先生你创作的噩梦确实存在这种…潜力,所以我愿意相信你。”
    貘这句话听着有种孤寡老人的感觉,他调整了一下语气继续说。
    “最后…希望你能用那枚梦境种子做出一个…受欢迎的故事。”
    受欢迎,来自观众的人气也是一个梦境副本强大必不可少的指标,放电影界就是票房,放游戏界就是销量。
    人气这个指标在梦境副本中被称之为‘民众认可度’。
    秋仁依靠手里的b级科幻倾向的梦境种子,可以创造出一个能轻而易举将一座摩天大楼给摧毁的角色。
    但只有秋仁一个人认为这角色强无敌,一抬手就能把一座大厦夷为平地没用。
    还要观众认同和喜欢,不止一个观众,越多的观众认同和喜爱这个角色。
    这个角色能在入侵其他人的梦境副本,或者被其他梦境副本中的角色入侵时,发挥出的实力就越强。
    秋仁确实很想回去琢磨,这枚b级科幻倾向的梦境种子该拿来造个什么副本。
    但秋仁现在在很认真的思考‘死亡大逃杀’这个副本长期运营下去的可能性!
    如果以一个噬人血肉与精神,被人畏惧厌恶,不断的想要逃离,在进入之后只能体验到绝望和痛苦之类的悲观情绪,最后只能被封锁在监狱深处,依靠牺牲人的性命来净化的噩梦副本来运营…
    那获取梦境种子的效率实在是太慢了。
    丰都监狱完全可以成将死亡大逃杀打造成一个人人都向往无比的战场。
    为了成为岛屿上唯一的幸存者,唯一的王,用尽自己身上的一切,以残忍,狡猾,无情一切能想到的方式杀死其他竞争者,然后踩着所有人的尸体,夺得最终的胜利,最后赢得那一只无数人渴望得到的香香鸡,然后载满作为胜利者的荣誉返回现实世界。
    秋仁相信死亡大逃杀有这个潜力,那怕在其中阵亡后的副作用再大,只要奖励丰厚必然会有无数不知死活的…勇士蜂拥而至。
    但秋仁想要运营起来的这一前提是丰都监狱愿意对外开放这枚s级噩梦种子。
    有可能吗?秋仁是听说过噩梦种子的危险程度也是有分级的,s级多数情况下代表的是噩梦种子的强度,但越强的噩梦种子就越危险没毛病。
    貘他都被关在死刑犯监狱里,只能靠拿死刑犯的生命来喂了,分级肯定是最危险的那一级。
    暴走的话周边方圆百里都要疏散的那种怪兽级危机。
    也不知道丰都监狱会不会重新进行一次危险等级的评估。
    但在这之前,秋仁要先考虑一下自己醒来后能不能离开丰都监狱。

章节目录

我的副本全球流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姐姐的新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姐姐的新娘并收藏我的副本全球流行最新章节